人在畫中行 —— 記泰特現代的 Joan Jonas 展覽

張馨月

天地無私,貴賤皆為角色;
古今如夢,往來只換衣冠。
願以我微薄的文字,带大家領略藝術中的生活。

分享
人在畫中行 —— 記泰特現代的 Joan Jonas 展覽
Blue
Art
Purple
London
Blue
Joan Jonas
Orange
Tate Modern
Green
泰特現代美術館
Yellow
倫敦

清晨初春的泰晤士河畔還是寒意陣陣。跨過河水與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遙相對望的,是一座龐大的水泥建築。除了中部一根聳立的煙囪般的高塔,這座由發電站改造的建築,在其他玻璃幕牆包裹的當代建築群中似乎很不起眼,然而裡面的「居民」卻是名聲顯赫。這是英國倫敦的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藏品包括馬蒂斯、畢加索在內的眾多現代藝術大師的傑作。

就在這樣的寒風裹挾之中,我走進了美國藝術家 Joan Jonas 的自然而魔幻的光影世界。

手上的寒意尚未完全退去,便遇上展覽的第一件作哈 —— 一個題為《風》(Wind)的黑白短片,乍一看很像默片喜劇。其中有一幕是冰天雪地中,一群人重複穿、脫大衣的動作。但由於狂風嚴寒,這樣一個簡單的舉動也變得格外困難,日常的動作也變得無比滑稽。而他們幾乎固執的重複,卻又讓人不禁沉思: 城市生活使我們免於嚴酷環境的折磨,但我們是否就真的擺脫了環境的限制,勝過了自然的力量?人與自然的關係究竟該是怎樣的,人又該如何考量自己在自然中的位置?這些疑問伴隨了我的整個觀展歷程。

「我的作品都很注重層疊效果,因為這就是我們大腦運作的方式。我們總是同一時間想著很多件事。我們看著一些事,想著另一些事,看到一個影像,也會連帶看到其他
的圖像。我覺得我的創作風格呼應著這種觀察世界的方式 : 組合信息來提供解釋。」—— Joan Jonas (註1)

這一系列以《復甦2010/2012/2013》(Reanimation2010/2012/2013)為主題的裝置藝術作品位於 The Tanks 展廳,因曾經作為發電站儲油箱而得名。自開放起,它便一直專用作現場藝術展廳。這作品是一個浸入式(immersive)的裝置藝術。所謂浸入式,顧名思義,就是藝術家打破分隔觀眾與作品的「第四道牆',提供觀眾與作品創意互動的空間。互動所帶來的獨特體驗,也正好呼應了藝術家所追求的層疊效果。

  • 畫面左下角放置這一個投影儀。面前的金屬架上掛著的水晶球將強光反射成七彩的光斑,灑滿昏暗的展廳,並在後方的幕布上製造出三重投影效果。

1936年生於紐約的 Joan Jonas 是美國60、70年代極具代表性的藝術家。她的作品結合聲音,圖像,繪畫,和影像創造浸入式的觀看體驗,不斷挑戰傳統的藝術形式劃分,挖掘藝術表達的潛在可能性。

《復甦2010/2012/2013》(Reanimation2010/2012/2013)的最初靈感來自於2010 年 Jonas 的一個課堂表演,內容是她在挪威錄製的電影片段。此後三年間,她不斷發展探索並融匯新舊的元素到作品之中,所以展覽的幾件作品雖然各有不同,卻都遙相呼應。影像層層疊疊,變幻多端。當中有兩個元素卻始終穿插其中,那便是對人與自然關係的反思。Jonas 表示自己的創作受三部作品的影響:閱讀 Halldór Laxness《冰川之下》(Under the Glacier),以及水下攝影師 Jean Painlevé 的文字。此外,在創作過程中,她還聆聽了 Stefan Helmreich 的廣播《潛水艇媒體:用機械人人類學測量海洋》(Submarine Media: Sounding the Sea with Cyborg Anthropology)。這些作品看似毫不相干,但實則都是在試圖用不同的語言回答相同問題:我們如何夠突破人類感官的侷限,探索這個我們不斷索取卻又知之甚少的自然世界。

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一段現場表演的錄像。Jonas 試圖用畫筆去勾勒投影在幕布上的風景,但投影的圖像不斷變化,她的筆跡不斷被打斷,最終就在紙上的,是一團亂麻般的線條。這舉動看似滑稽無厘頭,但如果記憶真的是層疊的圖像,被城市圈養的我們難得有凝視自然的機會;即使我們隨時定睛於無所不有的手機屏幕,卻也手指只是草草滑過。我們對於環境的記憶,離這一團亂麻又有多遠呢?

一個小時匆匆過去,走出那昏暗的展廳,回到喧囂的美術館大廳,竟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在荒原流浪歸來的旅人。的確,有時想像和現實不過是同一事物的兩面,藝術家們用最出其不意的作品、天馬行空的舉動,提醒我們不要忘記睜開雙眼。從遠處看,泰特現代的整座建築都被包裹在厚重的水泥結構之中,與周圍同是灰色調的河岸幾乎融為一體,再加上陰鬱的天色,構成了英國冬天常見的沈悶。但是我從正門走出去,忽然發現,在暗沈的水泥和石斑之間,竟是有一片還算寬闊的草地。即使是在這樣異常寒冷的季節,草地依然是鬱鬱蔥蔥的綠色。而我來時匆匆行過,完全將它忽略了。

(註1)文中所含引語均為筆者自行翻譯。英文原文如下:'My work is all about layering, because that’s the way our brains function. We think of several things at the same time. We see things and think another, we see one picture and there’s another picture on top of it. I think in a way my work represents that way of seeing the world - putting things together in order to say something'

Reference:
https://cmsw.mit.edu/stefan-helmreich-submarine-media/
http://www.tate.org.uk/art/artists/joan-jonas-7726/five-things-know-joan...

  • 在迴盪著挪威傳統的薩米族歌曲的展廳裡,觀眾走過幕布,自己的剪影便印在變幻的風景裡,以一種飄渺而又穩定的姿態立於那遙遠的時空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