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大龍鳳」藝術節:如果現實比想像荒誕,真實何妨往藝術中尋?

Bobo Choy

相信藝術取材生活,滋養日常。嘗試帶著好奇出發,與大家遊歷藝術,尋找心靈的落腳點。

分享
「跨界大龍鳳」藝術節:如果現實比想像荒誕,真實何妨往藝術中尋?
Green
大龍鳳藝術節
Blue
Art
Blue
Theatre
Orange
dance
Orange
文化按摩師

上個五月,一連近兩星期的酷熱天氣警告,高溫紀錄已超越一九六三年五月最平均氣溫 ; 轉眼六月,大雨滂沱不停,烏雲籠罩,鬱結難抒。天氣異常,環境大變,在變幻原是永恆之中,看不清前路,似乎也在呼應看不見的末來。

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的《文化按摩師》計劃臨近尾聲,將於六月尾至七月舉行「跨界大龍鳳」藝術節於六月尾至七月舉行。旨在以不同跨媒介、表演形式,主題導賞團、展覽和藝術創作研討會,讓大家透不同當代藝術的經驗,觀察生活、閲讀我城。炎夏來臨,摩拳擦掌,熱身準備,打開你的五官和身體,走入一場發現生活、發現可能性的藝術體驗。

  • 香港演藝學院戲劇系學生,正為排練熱身。(攝:Bobo Choy)

藝術是一個故事,呈現城市麻木的慣性。

來自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的老師及學生,策劃五感體驗劇場《Unknown 進行中 》
(Unknown : living in progress)化香港藝術中心表演舞台。選址中心內六個地點,用盡後門走廊不同角度,帶你在模擬體驗中,重新以五感去連結世界,察覺生活。聯合導演之一邵美君說:「在香港生活,人的五感官很易被混亂了;太急促的生活節奏,屏蔽了五官的感受,漸漸大家對自己的感受和生活都沒有意識,從而生活的經歷變得麻木。」聽時無聲,食之無味,為忙而忙。由學生賣橋,分組創作不同體驗環節,「創作過程中看到年輕一代對世界的無力感,但他從中找又到堅持的地方。體驗環節之後,觀眾會到麥哥利小劇場觀賞一個統合表演,需要大家一同想像前方未知的路。 」混合劇本和即興元素,即有內定情節,更多待定發現。在小劇場內,演員和觀眾互動,是一場真實情感的交流。

上年八月颱風「天鴿」襲港,港島東海水倒灌,沿海岸屋苑和居民,首當其衝。我們習慣居安,久未思危,一個颱風刮起創作團體 Thealosophers 思緒,從事實取材,延伸出虛構故事:假如香港當災,水禍似乎最理情合理。他們於西環海濱碼頭設計一場徒步旅程《明白之後.沉淪都市》,觀眾戴上耳筒,按聲音導航,走入現場。腳踏實地的碼頭石路,耳邊卻響起一場災難預演。是對全球暖化的質問,也是反思城市安全和危機意識的切入點。

走入彩虹邨走,六十年代的香港庶民生活風情,仍然存活運作。日本藝術家藤原力(Chikara Fujiwara)親身遊歷其中捕足小城的詩意和想像,創作出城市探險項目《彩虹の冒險之書》(ENGEKI QUEST – The Rainbow Masseur)。大家可以憑手中冒險小書,遵遁外地人的眼中彩虹路線,收集散落不同角落的故事場景,觀察在地人的生活逸事。這是一趟自助自娛自我發掘的旅程,旅程完結能與藝術家即場交流。

上環大笪地,人走了,樹走了;歷史憶記,愈來愈退色。TS Studio 舞者混合翻騰、飛躍道(Parkour)和功夫元素,於大笪地原址重現江湖的賣藝風光《江湖》(Gone Wood)。TS Studio 創辦人之一及編舞曹德寶說:「任何身體攞動都可以是化成舞蹈一部份。這次表演是一個就場地而特別的編排的表演,在維港一旁,希望跟歷史有連結,特別想送給香港人。」

來自香港演藝學院導演、舞台燈光和香港城市大學建築和創意媒體的師生,嘗試做一場跨界創作《Space in Hong Kong》,創作三個疑幻疑真的生活空間。香港演藝學院高級講張國永說:「我和另一位導師司徒慧焯有一定年紀,生活尚算安定,對於香港居住困難已有一些的想像。我們反而好奇年青一代,特別是學生,對於居住問題會否有另一個角度或面向呢?」

創作初段,先到深水埗作實地考察。參與導師之一、環保建築師及城市設計師葉頌文指:「深水埗人口綢密,有不居住環境混雜的社區,但學生平時只習慣在自己的空間。」走入社區,了解空間設計,如何做到以人為本。「考察過程令同大家好多反思,而跨界別創作雖然困難,但有好多空間可以去試。」 整個體驗空間被劃成個三組別,各有不同聚焦點:探討空間與公共性;空間與人倫的關係;及空間與個人。「這次創作不是想告訴大家香港的空間是怎樣,而是帶大家走入其中,跟我們一起從中思考未來空間的可能性。」

  • TS Studio 舞者在練習表演 (攝:Bobo Choy)

藝術是一盞明燈,探察自我的深處。

漂泊一生,如果可以漂白一身。藝術家林嵐與王榮祿和黑鬼,合作創造一個集音樂、氣味和視覺元素的多元感官劇場《漂》 (PIU ³)。大家如看表演劇場,也如置身洗衣工場。一邊搓洗衣物,更想洗淨拭乾揮之不去的身份價值。當前社會紛擾爭執不斷、中港衝突,無一不叫林嵐從自身出發,其內地來港的背景,任憑大力清洗,亦不能把隨之而來的矛盾和混雜感覺洗走。伴隨於全院彌漫的洗衣氣味中,大家也需要為自己甚麼的痕跡漂白?

另外,藝術家鄭得恩參照過往跟粵劇有關創作項目,提取粵劇中造手和走步的象徵意義,揉合不同肢體動作,帶領大家由一趟由身而發的《好旅程》Bon Voyage。先抖動身體,喚醒於忙碌中沉睡的已久的肌肉和筋鍵;擺動四肢和伸展,身心靈慢慢配合與共鳴;邊走邊跳,再穿梭於藝術中心不同樓層。舞蹈不是舞蹈員專屬的技能,是每人心靈與軀幹的一場華爾滋。大家只需輕裝便服來到,不拘泥於舞蹈,讓身體按自己的感動和節奏起舞。

瑞士藝術家、音樂家及劇場導演 Dimitri de Perrot 以聲音和燈光創作劇場《MYOUSIC》,要打破台上台下的分野;縱橫交錯的聲音和光影,衝擊感官的體驗,讓大家體驗身份和角色的錯置,倒底我是誰,誰是誰?同期於希慎廣場展出藝術裝置《UNLESS》,大家不妨靜心安坐裝置下,藉揚聲帶領走一趟與別不同的聲音旅程,聆聽自我。

愛情速配音樂體驗劇場《Love & Diversity》,由德國作曲家 Manos Tsangaris 以七種樂器塑造七位速配對像。來到現場,不妨先簡單吃喝,放輕鬆;在維港景色配襯下,大家正式進入速配現場,問「他」的喜好和條件;電光火石間,一問一答,問「他」喜歡的對象,更問自己理想的對象。

  • 藝術家鄭得恩 Enoch Cheng(攝:Bobo Choy)

藝術是一個狂想,等待付諸實行。

念頭很多,入手無門。來藝術大茶飯《Chill Chat》,交上你的創意計劃,來跟不同本地和外國的藝術工作者,有傾有講,經驗交流。現正歡迎大家交上任何異想天開的藝術創意提案,只要是有關跨藝術媒界以及回應現今議題的創意提案便可;成功被揀選者,獲安排與藝術專業人員面對面交流,一齊研究如何把計劃付諸實行。三個最佳提案者將獲得不少於港幣五萬元作為啟動基金(實際金額視乎提案性質)。

此外,《Chill Chat》藝術團隊觀摩「大龍鳳」藝術節各個節目後,會在《Panel Roundtable》 分享對不同活動的體驗和感受,為大家拆解不同藝術的意義。歡迎大家來坐底,慢慢傾。

所有節目詳情:http://www.culturalmasseur.hk/zh-hant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