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往生後的想像

V

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主修文化與文化產業管理。曾策劃「鄉港有戲」神秘影院。現為藝術行政工作者。

分享
關於往生後的想像
Blue
柴田祐輔
Purple
往生
Green
葬禮
Yellow
聲音掏腰包
Orange
紙紥藝術

早前跟來自日本的藝術家柴田祐輔談到他於香港駐留期間的新發現,除了讓他流連忘返的深水埗墟市,他對掛滿各種潮流產物的紙紮舖亦相當感興趣。我們談到燃燒紙紮祭品的意義,以及對極樂世界的想像。這引發了我對身邊人及對自己往生後的想像的好奇:自己的葬禮可以沒有一般喪禮的哭哭啼啼嗎?骨灰將來可以散落在太空嗎?死後真的會到天堂生活嗎?或是像虎豹別墅裏看到的十八層地獄模樣?

依據我們的經驗,葬禮都是嚴肅寂靜的;直至最近看到螺旋槳小組(The Propeller Group)的錄像作品《生者要光,死者賞樂(The Living Need Light, the Dead Need Music)》才知道世上的確有別與一般的葬禮傳統。作品於越南南部拍攝,同時加入了戲劇及真實葬禮的片段,融合起來讓人感覺疑幻似真;錄像中出現各種表演者:吞劍、玩火、雜耍、馴蛇、舞蹈等等,這些都是為了在葬禮中「助慶娛賓」。銀樂隊的奏樂,加上具渲染力的配樂貫穿了整部作品,觀眾就像是看音樂錄像一樣。作品亦令人了解到越南南部獨有的葬禮儀式:近年殯葬業者為了滿足客戶要求,更會提供編劇度身撰寫劇本,讓葬禮上的表演獨一無二。就他們看來,葬禮就像一個派對;這也是部分越南人對往生後的想像,期望可以做到人鬼同樂。

  • 柴田祐輔展覽宣傳 圖:聲音掏腰包網站

柴田曾經提到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假設我們過身後真的可以接收到紙紮祭品,大家會想要什麼呢?因為曾經在街上見過紙紮的 Supreme 鴨舌帽,柴田希望自己也可以擁有一頂,因此特別到紙紮舖拜訪,並在師傅的指導下完成了自己的作品;他又嘗試拆解紙紮舖買回來的衣服,才發現只是外層才有造型的。在即將開幕的個展中,柴田將展示他創作的紙紮裝置,以探討生與死之間的關係,以及界線模糊的地帶。

很多人談到死亡、往生的話題總是嗤之以鼻,但這亦是人無可避免的過程;在倒數的日子裏想像一下往生後的世界,或許會比現實生活更有趣。

*文中提到的錄像作品《生者要光,死者賞樂》正於「南行覓跡 : M+藏品中的東南亞 」展覽展出;
*關於柴田祐輔個展資料可瀏覽聲音掏腰包網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