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旅程 Bon Voyage》:致趕不上人生旅程的我們

Bobo Choy

相信藝術取材生活,滋養日常。嘗試帶著好奇出發,與大家遊歷藝術,尋找心靈的落腳點。

分享
《好旅程 Bon Voyage》:致趕不上人生旅程的我們
Orange
好旅程
Green
Bon Voyage

一次約兩小時導賞團《好旅程 Bon Voyage》,主辦單位沒有表明參加者要準備怎樣的行裝,只提醒大家最好一身輕便,方便穿梭走動。

我預早來到香港藝術中心的導賞團集合處,看着不同的旅伴(參加者)漸漸到來。有些是二、三人同行,彼此聊着白天遇到的人和事,是和非;但有更多是獨自前來,帶着下班過後的疲態,安靜地低頭滑着手機的螢幕。

大家為何參加這個導賞團呢? 心生好奇,再看看手中的活動簡介:

「一段旅程,需要我們運用想像力去引領身體,尋找一些罕跡於世的物種,見證一些潛藏我身的基因。藝術家鄭得恩(Enoch)將帶大家來一趟感官「蹈」賞,以身體、心靈及舞蹈發掘香港藝術中心的隱藏領域。參加者隨著表演者帶領,時而放鬆郁動、時而赤足聆聽地遊走中心不同角落,發掘微小故事;五官感觸四周,刺激每人對周遭環境的理解,一步一憶記,貫穿自我的過去、當下與未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由身體出發,祝閣下旅途愉快!」

由「放鬆郁動」、「赤足聆聽」、「五官感觸四周」、「發現自我」等元素堆砌而成的導賞團,不以良晨美景、食買玩瞓或參觀驚世古蹟文物作招來;而被這趟如此「簡單乏味」的旅程招徠的旅客,看來就是希望可以「不為甚麼」,踏上旅途。

旅程之始,我們在一間舞蹈室內,赤足稍息。Enoch和表演者與我們隨意交談,回憶昨天或更早前的生活記憶,再分給每人一張香水紙。然後,大家開始進行伸展熱身,拉鬆筋骨。頸緊肩痛,隨伸展的次數和幅度,慢慢緩和。旅程正式開始。

我們掛上耳機,以聲音導航,走過藝術中心的走廊、後樓梯和辦公室;途中,聽過一段有關一隻怪物的故事,一段香港零三年「沙士」疫症爆發的回憶,一段懷有疑似人魚怪胎的準媽媽內心獨白。及後,旅客們來到一間活動房,除下耳機,隨意分享對「旅程」的理解、體會和經驗,並看表演者如何以粵劇走步和造手,演繹騎在野馬在草原上奔跑的英姿 —— 活動隨即完結。

對,這趟導賞團完結了。

霎時患得患失,特別整個導賞團似乎無一個很明確的context (上文下理) 要告訴旅客,我還滿心期待有任何高潮部份,帶起整趟旅程的意義。

這似乎是一個雜亂無章導賞團,如果我們事前是總是要帶着甚麼驚世發現的期盼。然而,細細回想導賞中的點滴和行程設計舖排、運用的感官元素,導賞團似乎旨意,在帶領大家發現甚麼之前,先學會如何「發現」。就如游水教練帶大家到馬爾代夫,在藍天碧海暢泳之前,先讓我們學會游水。

理論上,我們天生應該懂得游水。無論在媽媽肚裹浸在羊水中;或是初生嬰兒,被掉入水中,能在水裹作出本能反應,適應環境。但看來從哇哇一聲睜開眼睛看地球,我們用肺呼吸了,在陸地生活久了,反過來要重新習泳。先天的技能,隨後天磨蝕。 適應水性如是,發現生活如是。

「發現」一詞也許難明;變為大眾慣用字眼「感受」生活,還未免有點 Chill 和文青味濃;再用入世的字詞說 :你現在有甚感覺?

問題不易回答。

在導賞團之初,Enoch 和表演問我們過去一日或上周生活如何,十居其九,回應的不外是「咪又係咁」,甚至都忘記了、沒印象了。日復日,年復年的生活模式,叫我們淡化了關於生活的記憶,同樣的工作、吃同樣的一間餐廳、穿搭來來去去的衣飾。習慣既讓我們安定,也讓我們漸漸愈遠離變化;少了變化,少了刺激,感受也因為重覆而開始麻木 —— 「日子咪又係咁,唔係咩?」

導賞團不斷帶我們回憶過去、觀察眼前的環境,審視和專注當下自己的感受。在之其中,一堆似乎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件和元素,正要衝擊我們早已感到乏味的日常;不同元素古怪地拼湊起來,刺激了我們思考和想像「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間接讓我們對當下和周遭環境變得敏感起來,專注留意,漸漸蘊釀出一些個人感受和體會,也是重新學習感受生活的機會。整個活動,看來滿是藝術家和表演者的精心佈局,的確怪裏怪氣,亦叫我們察看周遭,察看自我。

到尾聲,Enoch最後留給大家一份踏上旅途的祝褔:Bon Voyage*!

抖擻腦袋,重整生活雜念。獨自前來的參加者,依舊獨自一人離去。人生旅程上,遇到再多同伴,終究都是自己一人由始至終,一走到底。即使曾經走失,此刻開重新學會掌舵,實在不錯。

*Bon Voyage,法語,有「好的旅程」、「一路順風」之有,是他人給旅人開始探索旅程前的祝福。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