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按摩師:亞洲藝術文獻庫實習感想

葉懿雯

喜歡眼睛閃閃發光的人,
總好奇那些眼睛看到了甚麼。

分享
文化按摩師:亞洲藝術文獻庫實習感想

我於一月底至四月初期間,透過香港藝術中心「文化按摩師」計劃,在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實習,主要協助公共項目策劃Özge Ersoy, 籌備設於文獻庫圖書館內Nilima Sheikh的展覽。

Nilima Sheikh是印度女藝術家,大學時修讀歷史,後接觸藝術,接續創作五十年多,現已年過七十,仍未休止。她觀摩學習印度、波斯、中國敦煌等不同地域的藝術作品,累積大量臨摹練習。她有一系列圍繞喀什米爾的作品,選取小說段落、詩句入畫,探索多元詮釋的可能。她不只著眼於創作,而且關心印度傳統工藝(例如顏料、手工紙、版模)的傳承,曾撰寫詳細報告,致函政府和藝術家朋友,爭取關注和支持,希望挽救漸漸消失的工藝。

是次在文獻庫圖書館內的展覽,只有一幅她的藝術作品,但重點展示她的臨摹練習、報告、書信、版模等。這可見亞洲藝術文獻庫的定位——別於一般藝術展覽重在藝術品,文獻庫重視的是呈現藝術家創作背後的脈絡。從展品中,可見出對於身體動作(movement)和景觀(landscape)相互關係的探索、傳統工藝的衰微、喀什米爾的邊境衝突、人的流徙等,層層相疊,環環相扣。這些是藝術家的個人探索,也是亞洲藝術史的一塊,更是對於人類存在和自由的探問 。

如此策展表現了文獻庫的胸懷。實習期間,有幸參與文獻庫給予員工的內部活動,其中一次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的演講。文獻庫為藝術機構,為甚麼會邀請法官來演講呢?聯合創辦人及行政總監徐文玠說:(她說的是英文,以下按照記憶翻譯。)

我們不只是在藝術機構工作的人,更是這個世界上的公民,理應關心時事,心懷不應局限於藝術圈內。

這句說話温柔而厚重。

Scroll To Top